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赛花铃

护花神阳台窃雨诗曰:弹铗朱门志未扬,为人须负热心肠。宝刀一掷非谋报,侠骨能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回 感新诗西窗续旧好
章节列表
第七回 感新诗西窗续旧好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诗曰:

寂寂萧斋书和酬,哪堪联榻更含愁。

最怜好梦重谐后,无奈相思明月秋。

话说红生,被着素云抢白了数句,转身进内。红生祇得把凌霄抱住求欢。凌霄半推半就,即于晚香亭下绸缪了半晌。有顷,云收雨散,已是五更天气。红生回至白云轩,把那残灯剔亮,将所赠簪钗藏作一处。暗想此事必系方兰为难,须依小姐之意,早去与父亲商议。当下和衣而寝,等得天明即别了方老安人,前往长兴。见了红芳,便把赖婚之事,备细说了一遍。红芳大惊道:“方家见我家业萧条,就欲赖此姻事,怎么是好?”红母道:“依我主意,祇今朝廷闻说要点秀女,何不趁此机会,备了聘物,送去做亲,看他怎生发落。”红芳道:“你这个算计也好。”随即就选了一个吉日,备办礼物,竟把红生送到方家来。方老安人见了好生不悦。把那礼物,一件也不受。对着红生道:“我这里妆奁毫未准备,你令尊也忒造次了。今着人舟且回,你却在这里住几日再处。”红生听说闷闷不乐,祇得勉强住下。过了数日,忽闻提学将到,红生遂禀过安人,带了紫筠仍往慈觉寺里读书。却喜何馥弟兄尚在,三人依前同寓,握手道欢,意殊恋恋。然红生以暂晤,旋当各别,每每向馥叹息,馥亦不禁嘘吁。红生又以春茗一封,金扇一柄,丝带一双,玉环一枚,送与何馥。馥以珀坠、京香答之。生情不获已,复作杂词三道以示馥。其词曰:

重逢,把酒临风。莺声依旧过墙东。却忆当时,尽变芳丛。 行色已匆匆,情绪无穷。明年花发向谁红?料得玉楼侬去后,自有人同。

──右调《浪淘沙》

轻云日暮凝寒碧,芳草萋萋,遍南陌。此后相逢浑未得。一番憔悴,满腔萧索。总为伊悲戚。 东君哪惜天涯客,浪把殷勤相掷。魂梦祇愁山水碧。彩笺题遍,青衫泪湿,料得无消息。

──右调《青玉案》

碧天暮冷,想楚风瘐月依然如昨。咫尺天涯成浩叹,总是东君情薄。纸帐寒生,牙床烟锁,辜负当时约。最无聊处,空斋相对萧索。 即有阮藉风流,相如词调,至此还闲却。别后不堪云梦杳,生怕他人轻诺。凤去秦楼,莺离楚树,消息应难托。闲情万斛,请君及早收着。

──右调《念奴娇》

何馥看毕,笑道:“东君固为情薄,然玉楼君去,岂复有人同耶?”二人话得兴浓,适值何半虚不在馆内,即于太湖石畔,竹荫之下,解去亵衣,瓷意谐谑了一会。其情款款,绝妙男女欢媾一般,初不知为二男相并也。即而事毕,红生叹息道:“昨闻文宗将到。祇在数日之内,弟即束装别去,不知后会有期否?”何馥道:“祇在尔我有情,奚虑山遐水阻。愿兄着意功名,不必以后会挂怀也。”遂一同趋进书斋。忽何半虚仓忙走至,向着红生说道:“弟有一事,欲借重吾兄大笔,未识允否?”红生道:“愿闻尊谕,倘可效力,敢不领教。”何半虚道:“时下王团练闻得昝都督高升部署,其父昝老封翁七秩寿辰,特央小弟写一锦轴贺寿。弟恐鄙俚不堪,意欲求恳吾兄至家,代笔一挥。”红生唯唯应诺并不推辞,竟辞了何馥,遂一同前去。一到了何家,急忙置酒款待。饮至半酣,何半虚忙唤家僮取出锦轴来。红生展开一看,却是一幅金镶蜀锦的寿轴。看毕,便索笔要写,何半虚道:“弟有一律,尚未成章,当口占请教。”便朗朗念道:

香满金炉烛满台,八仙仿佛下蓬莱。

鹤如白雪云中舞,桃似朱霞海外来。

红生微笑道:“尊作固为妙绝,但止半律。不如待小弟完篇罢。”遂援笔写道:

片片丹霞绕户明,北堂寿域届斯辰。

风来瑶岛香初度,月泛琼觞花正春。

云外已来青鸟使,庭前喜看彩衣新。

一樽遥向南山祝,愿得遐龄比大椿。

写毕,何半虚哦咏数四,连连称赞,复以巨笺索诗。红生便将所作秋兴八首写道:

西风飒飒送悲笳,篱下秋寒菊未花。

梁寺残钟敲夜月,汉宫衰草接天涯。

云连塞北烽常炽,雁到江南信屡赊。

极目萧条愁不尽,烟深何处望京华。

无边风雨入重阳,雁渡江南到处凉。

败叶惊残乡国梦,寒砧敲破故园霜。

风连竹响从秋落,雨带潮声彻夜长。

一片闲愁无语处,楚山烟树尽苍苍。

日落平沙野色浓,清溪寂寞冷芙蓉。

月明湘水谁家笛,风地秋山何处钟。

钓石于今青藓合,琴台自古白云封。

关河迢递愁多少,独旁南屏对暮峰。

画桥秋水接通津,红蓼丹枫处处新。

满地黄花应笑客,一江鸥鸟暗窥人。

毡寒夜雨思杨子,裘敝秋风魏汉臣。

自古豪华俱有泪,五陵年少莫愁贫。

碧天如水雁来时,野客支颐几度思。

巫雨不经神女泪,湘涛空绕楚王祠。

身留海角思仍杳,诗入清秋句自悲。

风景萧萧催日暮,天涯何处问归期。

露滴金茎冷玉台,满庭荒草未曾开。

清江霞影横空落,野塞笳声扑梦来。

作赋独怀王粲志,长沙偏屈贾生才。

干戈到处谁能靖,回首南云思转哀。

秋郊云物望中移,独立长亭怅远离。

去燕无情还泛泛,归鸿有意故迟迟。

怀才不辨檷生赋,忧国谁怜屈子辞。

区宇即今犹战伐,十年沧海泪空垂。

翠璧嵯峨宿雨收,塞南草木复惊秋。

鲸鱼寥落空江冷,客子萧条故国愁。

日远长安青嶂隔,径荒乡曲白云浮。

援毫莫道频题句,杜老经今哭未休。

写得诗既清新,字又端劲,在座宾客无不称赞。独何半虚口内虽则叹赏,心下着实有些妒忌。正在备酒款待,忽见方兰着人赍书相报。拆开一看,其上写道:

承谕云云,弟时刻在念。已于字婶母处,委曲言之,甚有许允之意。讵料此君,前又假托点选淑女为名,特备礼币,欲求赘入寒舍,即谐花烛。弟向家婶母,又力阻之,所以坚辞不受。但恐稍缓,事必有变。况此君若在,决难妥就。急宜设计,祛之远去。则旦暮可谐,决能为兄作嫁衣裳也。

何半虚为见红生文才高妙,心下已怀着十分妒忌之意。及接方兰的简札看了,便欲设谋陷害。当夜假露殷勤,置备酒肴款待。红生开怀畅饮,直至更阑而散,就留宿于后亭。初时酒醉,上床便即睡去。后渐渐酒醒,祇见窗上月光射进,皎如白日。遂即起身,将欲开门出玩。

忽听得门上轻轻弹响,连忙启问,却是一个绝色女子。身着一绣衣,外青里朱,下穿八幅湘裙,袅袅亭亭,真是天然国色,斜倚着园扉站着。红生慌忙施礼,那女子亦深深万福,道:“敢问郎君即是红玉仙么?”红生低声答道:“小生即是红文畹。敢问姐姐贵姓芳名?因何夜深却在此处?”那女子道:“妾家即在何半虚隔壁,先君已故,止有老母在堂。因值月色甚佳,所以潜出香闺徘徊半晌,不意与郎君相遇。”红生又问道:“小生偶尔至此,缘何姐姐知我姓字?”女子道:“日间在楼上望见郎君挥洒寿章,真有子建七步之才。遂询及侍婢,知君为红玉仙也。”红生笑道:“小生袜线庸才,酒后僭笔,乃有辱姐姐谬为推奖,能无愧汗。但细观玉貌,想芳年正在二八,未审曾许配人否?”女人道:“老母钟爱惟妾,所以未即轻许。妾又素性爱才,誓必择配。祇因日间窥郎姿宇不凡,又复诗才敏捷,故俟夜阑母睡,潜出以图一会。郎如不弃,可同至舍一谈。”红生欣然偕往。自园门转西,紫竹径内,有小楼三间。楼西又有巍房一带。生上楼时,祇见残烛尚明,文哭具备。叙谈半晌,女子取出紫竹鸾箫,求生一弄。红生接箫,徐徐吹了一曲,又持纨扇乞诗,红生举笔写道:

偶携双舄下仙洲,谁想花源境自幽。

相对不知明月上,夜深吹笛白云楼。

女子接过,遂出罗帕一方赠生。上有诗云:

紫紫红红斗艳尘,香闺寂寞暗伤神。

欲知黯然双眉色,半是怜春半恨春。

其二:

昨夜东风送暮春,淡烟疏雨滞芳尘。

细腰莫向南楼倚,花落莺啼愁杀人。

红生看罢,连声赞道:“好诗,好诗,小生俚语兔园,怎及姐姐锦江秀句。”女子道:“俚言求正,岂堪谬誉。但妾今夜潜来会君者,非敢效桑间濮上之行。实因慕君才貌,不耻自媒。倘君不弃葑菲,愿作丝萝之托。”红生谢道:“荷承姐姐过爱,没齿难忘。所恨小生已缔朱陈,不克奉命,为之奈何。”女子道:“郎君既有佳配,贱妾甘作小星。”红生大喜道:“若得如此,铭刻难忘。愿乞示以姓氏芳庚,使小生异日得以备弊纳聘。”女子微笑道:“到那时自有见妾之处,何消盘问。”正语时,忽听得东角园侧有人呼唤。红生祇得怆惶作别。

要知何人唤生?下回自见。